文学网

第一百零九章 如我所料

我又陷入了深思,站在凶手的角度考虑。 忖度了好一阵后,我才说道:“不会的,如果他要杀我的话,怕是不用等到现在吧?他不会杀我!而这背后的**,估计还有别的原因。 会不会是我哪里得罪他了?可如果是,干嘛又要对李冬洁下手呢?”陈放见我想得这么入神,立即推推我,说道:“喂!你没事吧?别想了,破案这种事,非一朝一夕。

特别是对于这种可以用变态来形容的杀人犯!你还是先别想了。

”听到“变态”两个字,我脑海中顿时有一道灵光闪过!“有个人,或许可以帮我。

”我笑道。 “谁啊?”陈放好奇的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中午请郑莉吃饭!”“请她?你不是一直都很怕她纠缠你吗?”陈放苦笑道。

话虽如此,他中午还是替我请来了郑莉,一起吃饭。 郑莉听他说是我请的,就诧异的看着我,狐疑道:“你居然会请我吃饭?真是想不到啊!”说着,她就环顾了一下这包厢,“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好像也在类似的环境。 ”“是的。 ”我直接起身,来到她旁边坐下。 她登时怀疑的望着我,问:“坐这么近干嘛?”“其实请你吃饭,是次要。 主要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你!”“问题?什么?”“你对神经很了解对吧?”我用这句话做铺垫,接着才说,“那你有没有见过杀人的神经病?”“有啊!以前警局每年都有一些杀人犯,本身是神经有问题的。 我见过三个,不过他们犯罪时的智商,并不是那么高。 ”郑莉说。

我低下目光,忖度着,感觉自己貌似找错人了。

因为她接触过的对象,和我要问的对象,根本不是同一类人。

到这时,陈放才恍然大悟,问:“你觉得那个凶手是个神经病啊?”我舒了一口长气,打开天窗说亮话:“神经正常的人,怎么可能到处杀人呢?而且如果他神经正常的话,我们或许早就知道他的犯罪动机了。 ”郑莉也幡然醒悟,转过头来,有些不满的看着我,问:“所以你之所以请我过来,其实是要我帮你研究下凶手的犯罪动机?”看她有些生气的样子,我忙解释道:“其实也是想感谢你,一直那么关心我。 ”听到我这么说,她耳根软,一下子就信了!上菜后,她才似乎想通了一般,说:“其实如果你们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只要把案情告诉我,我也可以帮你们分析一下的。 当然,我可不是专家,我的话也不是权威,你们别抱有太大希望。

”听到她这么说,我立即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当一个高智商的神经病犯罪时,总是在现场留下某一件东西,这是为什么?”“变态吧?”郑莉想都不曾想就反问我。 旁边的陈放立即笑了,边往嘴里塞着菜,边说:“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顿时觉得郑莉的专业性没有那么强,因为这种答案连陈放都能够想到,证明每一个正常人都能想到。

于是我失望的回过头去,夹了菜,却吃不下。 见我心灰意冷,郑莉这才认真的想了想,说:“不过也要看是什么东西似的!呃,那东西有可能是用来混淆你们破案。

”“都说了,不是正常人了。 ”我说。 陈放立即有了疑问:“你为什么突然觉得那个凶手是一个神经病呢?”我放下筷子,将双手上下叠放,严肃道:“因为他杀人是毫无逻辑的!你想想看,每一个死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有啊!”陈放寻思着说,“他们都是和第一名女死者李冬洁有关不是吗?”“美姨和李冬洁有什么关系?孙鹤甚至和李冬洁都不认识!”我说。 陈放一边咀嚼着肉丸,一边反驳说:“不!这其中还是有些关系的。 你想想看,孙鹤和美姨是谁?他们都算是孙少毅的家人吧?孙少毅又是谁?李冬洁现在的男友!而且他和爱李冬洁。 ”郑莉突然说道:“听你们这么说,我怎么感觉凶手像是孙少毅啊?你们想,他的父母不同意他和李冬洁的爱情,所以他就把人都杀了,可以下去一家团聚!”“你是不是傻?聊斋看多了吧?”我不禁吐槽道,“如果真的是他,他又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去杀了李冬洁的前男友赵记州呢?”陈放登时流露出了烦躁的模样,说道:“不想了不想了,吃饭!吃饭的时候聊什么案子呢?一想到死者死的时候的模样,我就吃不下饭了。 ”说是这么说,我倒是见他吃得挺香的。 由于他们都想不通也不愿意陪我去想,所以我只能静静的思考着。

傍晚,刚走路回到租住的地方,我就看到外围墙上,写了一个字:“烂”。 而在我这入院前的门上,还有一条狼尾。

看来凶手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回过头去,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四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看着这个字,我犹豫着要不要报警。 犹豫再三后,我最终没这么做。 我自己就是刑警,还报警,那不是惹人笑话?但是这凶手也太猖獗了。 我直接将这堵墙拍下来,直接发给陈放看。

陈放看过,立即回复我,说:“写错了吧?不是该写个拆字么?怎么回事?”等看到我拍下那狼尾的照片,他才知道情况,立即回复我说:“他去找你了?”“不知道。 ”我站在门前,语音回复道,“我现在就站在这门前,能确定,旁边一个人都没有。

”陈放迅速回复了我:“你现在不要急着进去。

要不你先回来吧?今晚到我家将就一晚,省得他要对你不利。

”“不需要,如果怕,我就不会干这一行了。

”说完,我松开语音,将手机放入衣兜,若无其事的走入院子。 但推开房门,还没走入房里,我就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跳!在我这房子里,有一个双眼被挖去的女人,背靠着墙,坐在那里。 她那双眼珠,就被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而在她背后那堵墙上,还有鲜红的的一幅图案:那画的是一个竖下去的大拇指!。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