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天才横溢的李白为何终生不参加科举考试?

天才横溢的李白为何终生不参加科举考试?

说法二:作为中国文学史中一个标志性人物,李白的能力毋庸置疑,那么,这么一个渴望建功立业的杰出人物,为何终生不走科举道路,反而奔走豪门,通过走后门的途径进入仕途?王元明说:有了北门厄事件这把总钥匙,这个扑朔迷离的千古疑案,一下子豁然开朗……科举大道如青天,李白缘何我独不得出?唐代沿袭隋代的科举制度,打破了魏晋南北朝以来门阀、士族通过世代沿袭的方法垄断政权的落后传统,来自中小地主商人家庭和出身普通农家的底层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终于有了出路,朝为田舍郎,暮为状元公,应该说是的巨大进步。 通过科举取得入仕资格,成了唐代文人最普遍的选择,无论是杜甫、白居易,还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利用科举得到了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机会,像那样,因为父亲名讳(李贺父亲名叫李晋肃,晋肃和进士声音相近,为避讳不能参加科举)而放弃科举的,可以说少而又少。 在整个文人阶层积极参与科举的热潮下,李白却偏偏特立独行,放弃科举,终日游走于达官贵族之门,希望通过走后门的方式进入仕途。

这是为何?对于这一奇怪现象,绝大多数学者的解释是,李白心高气傲,不屑于走科举道路。 王元明认为这一说法很不妥当,放弃科举而去走后门,未必是因为心高气傲,在奔走豪门的过程中,李白往往是以牺牲尊严和人格为代价的。

在《上安州裴长史书》最后,李白这样写道: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开心颜。 终乎前恩,再辱英眄。 白必能使精诚动天,长虹贯日,直度易水,不以为寒。 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逐之长途。

白即膝行于前,再拜而去。 西入秦海,一观国风。 永辞君侯,黄鹄举矣。

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王元明说:请大家仔细回味,愿君侯惠以大遇以后八句,李白说的何其慷慨,何其激昂;然而若赫然作威以下,李白说的何其无奈,何其悲愤!尤其是白即膝行于前,再拜而去两句,多么凄凉,哪里有半点心高气傲?排除了心高气傲的因素,唐代科举道路既然大道如青天,李白为何我独不得出?身世不清,李白没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还是让我们回到北门厄事件这个切入点上。

王元明说: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科举考试的程序早已正规化、严格化了。 朝廷明文规定:到京城参加进士考试的士子,必须经过地方官的严密审查并予以推荐,被推荐人不一定都是贵族子弟,但起码是品学兼优、家世清白的良家子弟。

通过对北门厄事件事件的分析,读者已经知道李白出身贫寒之家,本是斗鸡徒,曾经在斗鸡徒群殴中手刃数人,他又逃亡蛾眉山避难,隐姓埋名。

像这样有过劣迹、家世不清的人,哪个地方官敢于推荐他参加科举考试?另外,北门厄事件后,李白隐其真名真姓,自称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和唐代皇家同宗。 李白这种说法,自己随便说说,别人姑妄听之可以,一旦对方较真,李白可就没招了。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唐玄宗发布诏书,续牒认亲。

诏书中说:天宝元年七月二十三日诏:殿中侍御史李彦允等奏称,与联同承凉武昭王后,请甄叙者。

源流实同,谱牒犹着。

自今已后,凉武昭王孙宝已下,绛郡、姑臧、敦煌、武阳等四公子孙,并宜隶入宗正寺,编入属籍。

(见《唐会要》卷七十五)值得注意的是,李白正是在天宝元年秋受诏入京的,玄宗召见于金銮殿,异礼有加,命为待诏翰林,处于仕途中最得意的时候。

如果李白真是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那么按照辈分,他就是唐玄宗的族爷,皇帝还能不更加尊敬他、提拔他?可后来李白并没有和皇帝续家谱,也没有入宗正寺。

这是因为李白本来并不姓李,无法较真。

既然李白不敢续谱认亲,他说的本家陇西人,自然也属假冒,这也从反面证明了王元明李白生于洛阳说的正确性。 显而易见,李白并不是不想参加科举考试,而是无法通过地方官政审这一关。

在这种情况下,李白不得不放弃科举考试,转而寻求达官贵人推荐。 连救命恩人陆调也不敢推荐李白入仕即使想通过达官贵人推荐的办法进入仕途,李白不清不楚的身世,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为了寻求进入仕途的推荐人,李白曾经写了《上安州李长史书》、《上安州裴长史书》、《与韩荆州书》、《赠张相镐二首》等大量寻求帮助的信函、诗歌,但大都泥牛入海,没有下文。 值得注意的是,张镐曾经喜识拔后进,尝荐崔宗之、严武於朝,当时士咸归重之(《新唐书·张相镐传》),以识人、荐人著称,但对于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的李白,他却不肯推荐,应该和李白身世不清有关。

最具代表性的是陆调。 在北门厄事件中,陆调是李白的救命恩人。

唐玄宗天宝八年(公元742年),李白写作《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时,陆调官任江阳县令,就在张镐手下做官,但他既没有留李白在县衙做官,也没有向张镐或朝廷推荐李白。 原因很简单,陆调最了解李白的复杂身世,年轻时他可以凭义气救李白于危难,但随着年龄渐长和饱经世故,他对李白的态度可能会表面热情、内心冷淡了。

后来,陆调官至袁州别驾,成为和张镐关系密切的故吏,肯定拥有推荐官员的权力,但他一直没有推荐李白。

王元明说,李白在诗中,曾多次写出人情世态:斗酒强然诺,寸心终自疑(《古风五十九首》),前门长揖后门关,今日结交明日改(《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虽然这并不一定是针对陆调,但显然李白对陆调的态度也冷淡下来。

可以肯定的是,自写作《叙旧赠江阳宰陆调》之后,李白再也没有和陆调有过交往,也没有再写一篇和陆调有关的诗文。 最初推荐李白的,居然是一位道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初推荐李白的,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却是和官场有一定联系的道士吴筠。

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在吴筠的极力推荐下,朝廷下诏把李白征到首都长安,此时李白已经42岁。

王元明分析说:吴筠敢于第一个推荐李白,当然和李白才干超群有关。 但更现实的因素,是因为吴筠作为出家人,即使推荐错了,他也不用担负什么责任,无官一身轻的他即使是李白家世不清的前提下,他敢推荐李白。 在长安期间,李白广泛奔走于社会名流、豪门贵族中间,或主动求见,或唱和。

歌天才,不但得到了时任太子宾客、唐代著名文学家贺知章的赞扬和推荐,再加上玉真公主的推荐,唐玄宗这才让李白供奉翰林,除了让他写一些宫廷诗歌,偶尔也让他起草一些诏告文件。

李白这种剑走偏锋的入仕道路并不平坦。

一方面,翰林学士这种闲职让李白感到苦闷彷徨,彷徨庭阙下,叹息光阴逝;另一方面,李白揄扬九重万乘主的狂放性格,得罪了当朝权贵,在唐玄宗宠信太监高力士等人的诽谤、诬蔑下,李白被赐金放还,从此离开了官场。

王元明说,从《叙旧赠江阳宰陆调》可以看出,即使李白当了翰林学士这样的高官,他也没有洗刷北门厄事件之耻,可见其对手或其后台的职务,应该比翰林学士要高。

由此可见,北门厄事件让李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而且极大影响了他的仕途,成了他一生的难言之隐。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