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百四十四章白三娘

  柳榆生抬眼,将这“白肉馆”扫了一眼,紧接着就抬脚朝着里头走去。

  我们在这个楼层待的时间太久了,柳榆生有些不耐烦,不想继续等下去了,并且,都已经走到了此处,也该是他“松松筋骨”的时候了。   大家走到这白肉馆的门前,“啪嗒”一声,这门居然自动打开了。

  并且,从里头走出了一个穿着紫粉色纱裙,长相极为妖娆的女人,这女人笑盈盈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她迅速的将我们打量了一番,说道:“今个儿,究竟是什么好日子,居然有这么多贵客驾临。

”  女人说着话,还一个劲儿的扭动着她的腰肢,我细细的把她打量了一番,却发现,她的身上居然没有半点的妖气。   “哎呀,你们放心吧,我是在这看管妖楼的“白三娘”,我是人,不是妖。 ”她说罢,又冲着里头吆喝了一声:“幺幺,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  白三娘这么一喊,又从店里走出了一个身材消瘦,不过姿色却十分平庸的女子,她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生硬的要帮我们拿包袱。   不过,立即被狄旭给拒绝了。

  我们走进这店里,先是找了位置坐下。   “几位吃点什么?我们这什么肉都有。

”白三娘妖媚的笑着,并将一个竹简丢到了桌上。   这竹简上写着五花八门的菜色,不过从头看到尾居然全部都是荤菜。

  “你们这,之前还来过一批客吧。

”柳榆生看向白三娘问道。   白三娘抿着殷红的嘴唇,点了点头:“当然,他们吃饱了,正在楼上休息呢。 ”  “你们这没有素菜么?”狄旭看完了竹简,开口问那白三娘。   白三娘一听,立即呵呵的笑了起来,这笑声甚是勾人。   “这是白肉馆,特色就是肉,各位还是点些荤菜吧,否则错过了这辈子就再也吃不到了。 ”白三娘说着话,半个身体已经靠在了桌面上,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让一旁的周初都看呆了。   “好吧,就点一个酥肉,还有水蒸肉,再加上一个肉羹。

”周初被白三娘的几个眉眼给撩拨的心神俱乱,居然抓着竹简点起了菜来。

  白三娘一个翻身,靠在了周初的身上。

  周初的视线忍不住朝着她那低低的胸口撇了一眼,又将身体坐的更直了,虽然故作镇定,不过一看便知道,他已经无比的心慌。

  “我们这的招牌“白肉”不吃么?”白三娘伸出她那纤纤玉手,把玩着周初的头发,一双足以勾人射魄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周初。

  “吃,吃。

”周初连声说道。

  白三娘一听,满意的抿嘴笑了,并且转身就拿着竹简去给我们准备吃食。

  我饿的有些头晕,一路下来,应该也有三四日的光景了,我是一口生血都没有吃,如今身体有些发虚,坐久了站起身甚至还有些头晕。

  “别被迷了心窍。 ”狄旭提醒周初。

  周初咳嗽了一声看向狄旭:“师兄,我看她们并不是妖。 ”  “可就算是人,能在妖楼里开馆子的,那也必定不是简单的人。 ”狄旭说着视线紧盯着那白三娘。   而白三娘则是跟白夭夭耳语了几句,白夭夭看了我们几个一眼之后,转身掀开右侧边的门帘走了进去,那地方应该就是后厨了。   “几位客人,这是我们店最好的酒,各位尝一尝。

”白三娘扭动着水蛇腰,抱着一个白色的酒壶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那真的是谢?”周初本是想要道谢,结果,柳榆生却抬手拒绝了。   “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这酒就不必了。 ”柳榆生说完,视线又朝着后侧上楼的木梯上去。

  “这小酌怡情,不妨事的。

”白三娘说完,迅速的给我们拿了几个杯子上来,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倒了一小杯。

  这酒的气味儿,芬芳迷人,就好似甘泉一般。   “一点应该没关系的。 ”周初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问了柳榆生一句。   柳榆生的眸子一沉,却没有再开口阻止周初。   没多久,那肉也上来了,不得不说这比我儿时在大酒楼里吃的还要好,无论是香味儿还是摆盘都是一绝。

  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我盯着这些肉垂涎欲滴,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奇怪,这明明是煮熟的肉,可为何我看了却有种想吃的欲望?  “这还挺香的。 ”狄旭一闻到味道,也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柳榆生却十分警惕,取出了一根银针在每一道菜上都扎了一下,银针都没有变色,试过毒之后,大家也就安心的吃了起来。   就连我也打算拿起筷子尝一口,不过坐在我身旁的灵乌,却突然轻轻的踢了我一脚。

  我看向他,见他根本就没打算吃,只是装模作样的举着筷子在那些肉里拨弄着。   而柳榆生他们却都吃了不少,看他们吃的津津有味,我也不由的开始吞咽口水。   酒足饭饱之后,柳榆生就让白三娘给我们准备一间房,在这种地方,为了安全起见,大家都必须聚在一起。   白三娘看了一眼桌上的荤菜都被一扫而光,脸上露出一抹媚笑。

  她带着我们上了楼,让我们住在二楼左侧边的第一间房。

  “比我们先来的那些客人在哪个房间?”柳榆生看向白三娘问道。

  白三娘一听问话,就抬手指向了右侧边的房间,说是都在里头休息。   “好像是累坏了,吃饱了之后就进房睡了。

”白三娘说罢,身体微微的朝着柳榆生的身上贴:“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我都能满足。

”  说话间,她的手已经抚在了柳榆生的身上。   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我想若是在外头遇上了,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把持的住的。   “不必!”柳榆生淡淡说了一句,就推开了房门,让我们进去。   白三娘还想跟进来,而柳榆生却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并且侧耳在门口听着什么。

  门外良久才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那白三娘应该是还想偷听我们说话,不过我们都没有吭声,她便觉得无趣下了楼。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