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八十一章 老师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第八十一章 老师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宽敞的教室内,两个身影静静站着。

“你···是来上课的吗?”站在讲台上,看着远处推门而入的阿帝尔,西摩拉抬起了头,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说完这话,他定定的看着阿帝尔,不知不觉中,眼中带着一点期许。 看着这一幕,感受着对方的眼神,阿帝尔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是的,难道今天不是药剂学的课吗?”远处,听着阿帝尔的话语,西摩拉沉默了一会,而后才用沙哑而黯淡的声音开口说:“不,你没来错地方。

”“时间已经到了,进来上课吧···”他默默的说完这句话,而后便不再看阿帝尔,只是默默的转身,从身下拿出一些东西。 趁着这个空档,看着讲台上的西摩拉,暗地里,阿帝尔叹了口气。

现在这一幕,早在很早之前就有着预兆。

药剂学的难度太高,对于学徒的学习能力要求太大,课程越是往后,能赶上的人就越少。 在之前,因为太过专注的缘故,阿帝尔还没有在意。 但是现在想想,阿帝尔才恍然发现,原来早在上一次的课时,还能跟上进度,前来上课的学徒就只剩下寥寥几人了。

到了现在,更是只剩下阿帝尔一个。

“好了,我们开始吧。 ”前方,站在讲台上,看着前方的阿帝尔,西摩拉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不由又提起了一丝精神,开始了讲课。 他的课程一向很严肃,哪怕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学生,也不会有丝毫松懈,反而更加认真了起来。 听着对方的课,阿帝尔一边开启了芯片辅助,一边认真的倾听着。 有着全身心的投入,再加上芯片的强大辅助能力,他虽然听得很艰难,但却能勉强赶上进度,不至于被拉后太多。

至于那些实在听不懂的部分,也会由芯片记录下来,等着回头再一次次的回放,借此钻研琢磨。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两个小时,站在前方的讲台上,看着眼前的阿帝尔,西摩拉快速讲解着各个知识点。

或许是因为只有阿帝尔一个学生听课的缘故,为了让他能更好的理解,每讲到一个难点,他都会特地停下来放慢进度,以此让阿帝尔听得更清楚些。 “好了,这堂课就到这里为止吧。

”不知道讲到了什么时候,等到外面的天色开始变得昏暗,他才停下了这一次的讲课。

“你还有什么问题,现在也可以提出来了。 ”看着阿帝尔,西摩拉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阿帝尔先是一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很干脆的走了上去,开口问道:“大人,请问关于血脉药剂的炼制,不同生物的血脉在炼制时怎么解除排斥反应?”“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听着阿帝尔问的问题,西摩拉暗自点头,脸色逐渐变得严肃,开始认真的给阿帝尔解答疑惑。 时间在课后的辅导中很快过去。 西摩拉没有主动说明什么时候离开,因此阿帝尔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他一口气将过去学习药剂学时产生的疑惑全部全部问了出来,像是一块海绵一般,积极汲取着知识。

听着这些问题,西摩拉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烦的情绪,反而很是耐心的帮助阿帝尔解惑。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等到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去之后,阿帝尔才惊醒过来。 “抱歉,打扰大人这么长的时间。 ”他有些歉意的看着眼前的西摩拉:“时间不早了,我先离开了。 ”听着这话,西摩拉点点头,而后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感觉到对方的意思,阿帝尔心中松了口气,直接从原地站起身来,向着大门处走去。 在他走到大门处时,身后,西摩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以后,直接叫我老师吧。 ”站在大门前,阿帝尔一愣,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是,西摩拉老师。 ”他很快反应过来,转身对着身后的西摩拉行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礼节。

这是古西斯贵族中对于敬重者施展的礼节,此时用到这里虽然不知道是否正确,但至少能表示出自己的心意。

施完礼节,看着远处的西摩拉点头后,阿帝尔心中一松,这才脸色恭敬的离开了。

站在讲台上,默默目送着阿帝尔离开,想到这数月时间以来阿帝尔的表现,西摩拉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多少年了···”站在原地,转身看了看外面已经变黑的天色,他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在成为正式巫师的这许多年来,他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年没有见到像阿帝尔这样优秀的学徒了。

药剂学的传承,其实很艰难。

许多学徒都向往着药剂的炼制,但却未必能有这个天赋。 巫师的传承往往分歧的很严重,同样是炼制药剂,因为传承的流派不同,不同的巫师也会有不同的方法,以及各自擅长的部分内容。 因为药剂学的学习难度,许多药剂学的传承,其实往往传承都很艰难,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来继承与学习。

哪怕是西摩拉这位正式巫师,在看见了阿帝尔的出色天赋之后,也不由动了收学生的念头。 ··············“老师···这个称呼,似乎有些类似于那些巫师流派,难道西摩拉导师是一位学派巫师?”走在宽敞的大道上,想着刚刚的场景,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在这片大陆上,巫师除了学院这种组织之外,还有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学派。

这些学派往往传承着某些独有的知识与法术,一般以师徒传承的形式流传,相对于学院中的巫师来说虽然人数更少,但关系却要更紧密。 只不过,因为不与外人交流,再加上传承遗失等等缘故,许多流派巫师的实力往往并不强,极少有正式巫师出现。

“想想看似乎也很正常。

”走在路上,阿帝尔心中想道:“相对于学院这种拥有大量资源与完善体系的大型组织,独立的流派巫师虽然具备独特的传承,但是在其他方面就逊色太多了,加入学院也很正常。 ”“以西摩拉导师正式巫师的实力以及药剂学造诣,不论任何学院都不会拒绝加入,会以最优厚的条件来邀请加盟。

”想到这里,阿帝尔隐隐有所明悟:“乌拉尔多学院,其中最为擅长与出名的是阴影法术与魔器炼制,药剂学的传承实际上有所缺失。

所以在有了西摩拉导师加盟之后,学院高层才会在学院中大肆推广药剂学课程,估计就是想要培养出学院自己的药剂学巫师,补全这方面的空缺。

”“我现在已经表现出了极好的药剂学天赋,只要这样保持下去,说不定就能进入学院高层的视线,获得一定的支持。 ”想到这里,阿帝尔的眼前一亮。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