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有委屈不要紧,跟我说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有委屈不要紧,跟我说司礼监最新章节

“别叫,别叫,姑娘…夫人莫叫!”都说做贼者心虚,良臣竟比做贼还心虚。 过于紧张,先是叫了姑娘,再想不对,还是夫人这个称呼更好些。

毕竟,禇英都说了,这个瓜尔佳氏可是生过两孩子的。 瓜尔佳说的是女真话,良臣说的却是汉话,二人这对答颇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瓜尔佳氏的父亲索尔和早年就和汉人做生意,故自小瓜尔佳与汉人接触便多,对于汉话不仅听得懂也能说。

后来嫁给舒尔哈齐为侧妃后,因舒尔哈齐亲近明朝,仰慕汉人的文化,对汉人读书人很是礼遇,故而瓜尔佳为了哄舒尔哈齐开心,也请了汉人老师教她,如此更使舒尔哈齐喜欢。 加上她貌美如花,有女真第三美人之称,使其在舒尔哈齐众妃中最是得宠。

大福晋佟佳氏都被她压了一头。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做什么?”瓜尔佳氏做梦也没想到禇英让她陪的男人竟然就是眼前这少年,直以为这少年不是贼就是误闯进来。

“我啊?”良臣一边挥手示意瓜尔佳莫乱嚷,一边朝后退了几步,赔笑道:“刚才夫人洗头时,我就进来了。

”“啊?”瓜尔佳愣住了,对方竟然进来这么久她都不知道,想来自己太累了,想着伤心事,没留心周围。 “你…你转过去。

”发现那少年的两眼还直溜溜的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瓜尔佳又羞又气。

“嗯哪。 ”良臣连连点头,可人却没动,甚至眼睛都没移开过一下。

“你这奴才,再不出去,我就叫人了!”瓜尔佳脸黑沉无比,她固然是罪妇,迫不得已答应禇英陪他的客人,但也不至下贱到人人都能看她的地步。 “叫人?”良臣挠了挠脑袋,一脸无辜的样子,“夫人要叫谁,大贝勒么?噢,忘了跟夫人说了,是大贝勒叫我过来的。

”“啊?”瓜尔佳如遭电击,整个人愣在了桶中。 他就是我要陪的人?瓜尔佳难以置信,眼前这个少年看着可比她小了一轮呢,禇英开什么玩笑,他怎么能叫自己陪这么小的男人睡觉呢。 而且,这少年不是女真人?瓜尔佳这才注意到,她眼前的少年没有留辫子,而是留着汉人的发式。

这显然不会是禇英府上的奴才了。

不由疑惑,这汉人少年是什么人,禇英何以为了他逼自己这个叔母做那难以启齿之事。

见瓜尔佳傻愣在桶中,良臣怜香惜玉啊,也庆幸自己心软遂了禇英,要不然还真见不到这么可人的女人。 单从容颜看,瓜尔佳其实不弱于东哥,也不差巴巴和西李,真要比较,良臣也说不出一二三来。 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特长吧。

这什么第一美人,第二美人的称号,有时候其实并不是以美色作为评判标准,家世身份在评判上面可能起着更大的作用。

倘若东哥不是叶赫部的格格,也难说她会不会沦落到第二或第三美人去。

总之,小千岁现在很满意。

蠢蠢欲动。 送上门的美人,再端着架子作正人君子,那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至于什么建州未灭,何以家为这种抱负,也实在是过于沉重,还是先摞下,给自己减个负再说。

先贤说过,干大事,得轻装嘛。 况且,这也是一场战争——床塌上的战争。

这场仗打好了,扬我大汉男儿威风呢。

当然,眼下二人的关系也有些微妙,毕竟,两人都不认识,匆忙步入正题,未免有些过于干涩了。

好在“媒婆”禇英不在,不然良臣这会也挺尴尬。 男女独处一屋,定然不能盼着女方主动,良臣好心的上前,他要打破这屋内的尴尬和沉寂,将气氛活跃起来。 “夫人怎么了?”“我…”瓜尔佳的心情难以言表,但还算清醒,顺手用毛巾挡在了自己胸前,将身子往桶里缩了缩。

她真是没法接受和一个小自己十岁有余的少年做那事。

虽然,女真人十几岁就成婚生子的多的是,可做惯了侧福晋的她读了太多汉人的书,起码的礼仪廉耻她还是知道的。 否则,也不会先前那么抗拒禇英了。

只不过,她自己不会承认,她是矫情。 因为,她都能接受做侄儿莽古尔泰的妾了,又何必在乎陪一个陌生人睡一觉。 左右都是睡,相同的把戏,她哪来这么多顾虑,哪来这么多羞耻的呢。

女人,就是这种矛盾结合体。

有利她的,她会下意识忽视;不利她的,却怎么也放不下。

犹抱琵琶半遮面,商女不知后庭花啊。 瓜尔佳这一动作合了欲迎还拒的精髓,让良臣大为意动。 他要的就是这味,老坛酸菜的味。 这突然从桶中钻出,然后大喊一声“官人我要”,比自个还积极的,是良臣最不喜欢的。 节奏感,很重要。 前戏,比节奏感更重要。

良臣享受的是眼前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没得到的时候,才是这世间最美好的时光。

“夫人似乎对我…”良臣要找个突破口,把瓜尔佳从桶中诱出来。

不想,刚开口,桶里的裸美人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哭,啧啧,梨花带雨,谁看谁心醉。 好好的,你哭什么?良辰美景,未免太煞风情了吧?事先禇英不是和你说明白了吗,你怎么还装?良臣什么都受得,就是受不得女人哭。 心下烦燥,暗骂禇英办事不利索,事前没把这瓜尔佳调教好。

转念又一想,哭几声也好,听着有真实感。 又熟又贵,还是个罪妇,如今被人逼着陪客,不哭几声也太假了吧。 哭,多哭几声!好让小千岁我给你做个主。 良臣嘴角一咧,再次将身子凑近了木桶,低声道:“夫人莫非有什么伤心事?...我虽与夫人差了些岁数,但也不是不知人情之人,若夫人真有什么委屈大可说于我听...夫人放心,倘若夫人真的不愿,我断然不会勉强。 ”这话就差拍胸口了。

可人瓜尔佳却只低头哭泣,根本不理他。

煮熟的鸭子还能叫你飞了不成?良臣眼珠一转,准备加点火侯,他最乐于安抚夫人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