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孙大城转走建业王翔安触犯威严

孙大城转走建业王翔安触犯威严

灵鹫的身份终于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想让王翔安落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孙大城从吴郡调走。

只要孙大城一离开吴郡没了靠山的王翔安就会变成他人眼中的一块肥肉。 换做寻常人想调动孙大城这种级别的官员其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孙大城有孙礼这么一个好伯父的前提下。 但是灵鹫不一样,他可是皇帝的外甥四皇子身边的红人。

灵鹫先是给皇上通了信,描述了漕帮曾经暗中运送钱款的情况,从皇上手里要来了协理漕运的任命诏书。 随后又以进京汇报的名义把孙大城安排到了建业。

安排孙大城去汇报在外人看来实在是在合理不过了,一是孙大城可能是吴郡整个官员系统里唯一见过皇帝的人,二是孙大城这些年因为王翔安的关系没少和漕帮接触他去汇报很大程度上不会被皇上当场问住。 其实吴郡高层怎么考虑灵鹫根本不在乎,他要做的就是让漕帮的其他人相信孙大城走了,而且不会再回来给王翔安撑腰了。 所以灵鹫安排人给外面散的消息是:“孙大城勾结逆党被押送进京了。 ”这个消息由消息一向灵通的沈家一散播很多江湖上的人物和平头百姓都对此深信不疑。

寻常百姓对于这件事的看法最多就是当成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可是在那些帮会成员。

尤其是很多帮会大哥眼里这个消息等于告诉他们,现在的王翔安不过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就等着谁搬来一口锅大家就一拥而上,是切片还是剁馅全看大家怎么想。 就在大家都在等待合适机会的档口王翔安自己扛了一口大锅走到了舞台的中央,而且王翔安不仅带了锅还带了柴火和火石,俨然一副作死的样子。 绝大多数人要是换到王翔安现在这个处境肯定把自己关在家里装小媳妇,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想迈。 但大家不知道王翔安是骄横惯了,还是压根没有脑子,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去长老会面前嘚瑟了一大圈。 其实一开始王翔安还是装了几天小媳妇的,毕竟戏不能太假,假过头了就没人信自己了。 就短短的几天无数的挑衅蜂拥而至,但是王翔安始终是按兵不动。 此时的他在心里暗暗地记着每一个过来动他产业的人的名字,总有一天他会给这些人点颜色看看。 而且他相信这一天不会来的太晚。 王翔安都有点开始享受做缩头乌龟的日子了,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有些过瘾。 既不用打打杀杀也不需要交际应酬,每天陪陪小妾,喝点小酒也还是挺开心的。

要是没有人捣乱那就更好了。

但是这缩头乌龟他也不能做一辈子,一个是这样达不到目的,再一个就是有些事情是他躲也躲不掉的。 王翔安在家里躲了四天之后终于勇敢的迈出了家门,他当然是憋着出门找茬的。

漕帮张长老的六十大寿对他来说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长老会的人办寿宴帮里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到场,毕竟大家都在漕帮混长老会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不过王翔安和大家想的不一样,他来就是来打长老会的脸的。 王翔安特意压着时间到的,他得让所有人看到自己闹事的这一幕。

当然他这种行为落在别人眼里就是怂了的表现。

王翔安到的时候张府的门口熙熙攘攘的堵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赶过来拜寿的的漕帮头目带来的兄弟。

这些人或者是身份不够或者是来的比较晚都还没有进入到院子里。

王翔安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这不是王大哥么?怎么不在家当缩头乌龟了?”也不知道人群中是谁给了这么一句,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哄笑。 门口的动静自然也吸引到了院内的众人。

大家人挨人人挤人的蹭到了门口都用讥讽的眼光看着王翔安。

王翔安倒是一反常态的冷静,给手下使了个眼神。 王家手底下的这点人走到前面分开了众人,王翔安闲庭信步的走到礼账前面。

王翔安的这个举动把写礼账的小管家吓住了,他当然也是等着看王翔安笑话的,毕竟像王翔安这种高层在他眼里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能看到这种人被讥讽,被嘲笑在他心里也是一件极为痛快的事情。 但是王翔安的举动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看着王翔安走过来他反倒是显得有点心虚,一时间有些不敢动弹。

一直到王翔安拿起了他面前的礼账他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就好,看看礼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王翔安抓着礼账简单的翻了翻,看大家送的不过是些平常的器物哈哈笑道:“各位未免小气了些,就这样的礼物怎么配的上张长老的身份呢?”张悬好奇又不屑的问道:“那你倒是把你的礼物拿出来给大家开开眼啊!”王翔安等的就是这句话,高声喊道:“城北王翔安送张长老王八一只!”这一下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安静,紧接着张家的院子门口就像水烧开了一般喧闹了起来。

张长老铁青着脸,张长老的儿子张墨攥住了拳头就准备过去教训一下王翔安。

王翔安倒是不慌不忙的说道:“诸位别急,我这王八可不是普通的王八。 我这王八先天头顶长毛,而且是每长一岁头顶就多一根毛,我找到它的时候他头顶是五十九根毛,今天来寿宴之前我发现它又多长了一根。

我一想他这和张长老是一天生的啊,这都是缘分啊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王翔安这番话明白人都听得出来这是在说张长老是王八,但是这会儿就没人敢多说什么了。

谁知道王翔安敢这么干到底有什么准备。 万一一个没搞好把自己搭进去可就犯不上了,毕竟来参加寿宴的众人带的人马都不算多。 张长老黑着脸:“王翔安你到底想干嘛?”王翔安一脸真诚的看着张长老:“给您贺寿啊,您先看看这王八再生气也来得及啊。

”王翔安打开自己身后打手抱着的礼盒,有些好事的也探头去看。 只是那乌**上根本就没什么毛发,只是盒子底下有一缕头发一样的东西。 “哎呀,大事不好你说这老王八怎么就死在这了。 这一死毛都掉光了。 ”这下张墨彻底忍不住了,几乎是飞过去一般揪住王翔安的领子:“王翔安你最好不要欺人太甚!”王翔安一下扣住张墨的手,反手就是一记耳光:“老子来就是告诉你们,别拿老子当软柿子。 再搞鬼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王翔安说完一转身带着人往回走。 人群中有些人准备去追却被张长老拦了下来:“让他走,他今日所作所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