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百六十六章鬼打墙

  老三头说完,这船舱内的人都纷纷朝着船舱的另一头看去,想张望张望,看看能不能看到那所谓妖岛的影子。   可张望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想必还离的很远。   大家在船舱里坐了许久之后,他们的人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干粮吃,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与我相仿的男人,居然拿出了一个大饼,准备递给我们。

  “杜诚怎么着,这里你说的算了?把东西放下,咱们自己都不够吃!”杜奎对着那叫杜诚的男人吼了一声。

  那个杜诚,一看就是个老实人,看了我们几个一眼,也只能是无奈的把饼放下了。

  他们就坐在我们对面,开始吃吃喝喝。   而我看着非但不饿,还觉得胃里头一阵的翻江倒海,有些晕船,几次喉咙一酸差点就吐出来了。

  不过,比我更早吐出口的,居然是那杜奎。   他长的最高大结实,可没想到,居然这么没有用,吐的是稀里哗啦,本就拥挤的船舱里有了呕吐物之后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我们这几人索性都挪到了船舱的另一头去。

  “该死!老三头,你就不能稳当点儿么?”杜奎冲着那老三头就怒吼了一声。

  老三头听了也是一脸的委屈:“大奎啊,这风浪实在是太大了,没有法子,你再忍耐忍耐啊!”  “该死!”杜奎依旧碎碎念着。   而我身旁的老爷爷则也开始受不住了,将脑袋伸出船舱,开始呕吐了起来,原本就有些苍白的气色,变得更加难看。

  “老人家,你没事吧?”顾少霆递出了水壶给那老爷爷。   老爷爷接过水壶,漱了漱口,又难受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好几年不出海了,年纪也大了,有些吃不消。 ”老爷爷说着,难受的闭上了眸子。   而如今,也才过去了三个时辰左右,也就是说,咱们这些人,还要再熬三个时辰。   杜奎他们开始在船舱里抽起了旱烟,依靠在船舱里,用他们当地的方言说着什么。

  此刻,海面上的风浪已经小了许多,我们大家都稳稳的坐着休息,只是,这行船的时间,并不是老三头说的六个时辰,而是转眼间就过去了八个时辰,天都漆黑无比了,可依旧没有看到什么他们口中的妖岛。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啊,老三头?你这是打算让我们在这船上过夜怎么的?”杜奎恼怒的呵斥着年纪比他大许多的老三头。

  而我则看出了老三头脸上那焦急的表情,他应该也发现了不对劲儿,时不时的就撇一眼船头上的指向罗盘。

  我们这船舱里,已经点起了煤油灯。   老三头眯着眼,盯着那指向罗盘看了好几次之后,便开始连连摇头。

  “方向没错才对啊,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到嘞?”老三头有些懵了,茫然的盯着那指向罗盘看着,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话。

  柳榆生起身,走到了老三头的面前,并且朝着那罗盘看了一眼,便问:“这指针一直都没有变过么?”  “对呀,这就是北边!”他说着,抬起手抹了脸上的雨水。   柳榆生立马从包袱中拿出了他的罗盘,结果这罗盘一取出来,我们大家就傻眼了。

  好家伙,这罗盘上的指针居然“簌簌簌”的不断转动着。

  我们猎妖师的罗盘,和普通的指向罗盘不同,我们的罗盘被称为“阴阳罗盘”,这种罗盘是能感知阴物邪祟的。   “这个位置,邪气极重,我们这是遇上了海上的鬼打墙了!”柳榆生此话一出,原本还在吞云吐雾的杜奎立即就停了下来,粗短的眉毛蹙在了一起,目光死死的盯着柳榆生。   “你小子说的是真的?”他开口问道。   其余的人,也都盯着我们几个。   “那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你们不是猎妖师么?快想办法啊!”杜奎提高了声调嚷嚷了起来。   柳榆生则是一脸的平静,淡淡的回了一句:“夜里阴气是最重的,我们等到明日再想办法。

”  “什么?你们这算哪门子的猎妖师,就这点本事?”杜奎恼怒的冲着柳榆生吵嚷着。   并且,故意站起身朝着船头走去,冲着那漆黑的海水骂道:“什么脏东西敢挡老子的财路?快给老子滚开!”  杜奎叫骂着,耍着横,不过他这么骂可谓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柳榆生则是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我走到船头,让那老三头也进来休息一下,这一整天,最累的就数他了。   他点了点头,俯身准备进来,那杜奎却不干了,大声的呵斥道:“你听谁的?你准备跟他们一伙是吧?给我划继续划船!”  杜奎什么狗屁村长,在我看来,就是二癞子,这么黑的夜,还遇上了“鬼打墙”,根本就划不到妖岛的,他这么说,只是要在我们这些外人的面前立立威。   “没用的,明日再说。

”顾少霆也过来劝说。   老三头却看了一眼那杜奎之后,抿了抿嘴唇,似乎有些怕杜奎,居然又回到船头继续掌船。   “这里我说的算,你们这些家伙要是不行,就滚开!”杜奎说着,船身则晃动了一下,海上的浪又开始变得猛烈了起来。

  杜奎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就栽出了船舱,一个踉跄直接跌跪在了老三头的面前。   老三头赶忙伸出手去扶他起来,他却觉得失了面前,直接将老三头朝着船舱里头用力一推。

  “你个老东西不行,我自己来!”杜奎把怒气撒在别人的身上,我也正好扶那老三头进船舱里休息。   他蓑衣底下的衣裳都已经是湿漉漉的了,加上这里是在海上,夜风特别大。   顾少霆从包袱里拿出一件披风,递给老三头,老三头十分意外的看着顾少霆,伸出已经变得颤抖的手接过了那披风,然后坐在了他们那群人之中。

  那个叫杜诚的,应该是那群人里脾气最好,也是最心善的,因为老三头坐下之后,也就只有杜诚,给老三头递了食物和水。   “呜呜呜,呜呜呜。 ”  而我也坐到了顾少霆的身旁,本打算闭上眼,休息一会儿,结果一阵诡异的呜咽声,突然传入了我的耳中。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