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石板路弯弯(第43节 意外客串一次山村教师)

石板路弯弯(第43节 意外客串一次山村教师)

  我们公社的丰产六队,在水库大坝的右侧端头,发现一个农村山区里的小学校,所谓小学校,实际上就只有一个老师,在一个四面通风的草席棚子里,给十来个小学生上课。 这位上课的老师,是个在五年前,下放到这个大队的老知青,我们相互都认识。

  这天下午,我和同伴们要赶到山下,晚上要在先锋大队看电影。 路过此地,这位老师站在教室门口,既然是李老师喊我,肯定有事。 我只好要同伴们先走。

我转身爬上陡坡,来到李老师面前。

他一见到我,立刻上前。

握住我的手。 张口就问我;“你能不能现在给孩子们讲一节课?”  我很为难地说:“我从来没有讲过课,不知道该给孩子们讲些什么?”  老师思索一下,就说:“你给孩子们讲一堂图画美术课吧!”  我一下子懵了。 这个李老师,平时也是一个万事不求人的角色,他开一次口也不容易。 特别是李老师那双冲完希望的眼神,真不好驳他的面子。

但心里总觉得忐忑不安。   我的天哪,你这不是安了心的整我,要我赶鸭子上架,出我的洋相吗?但又碍于平时,熟人熟事的,我实在是抹不开情面,只好硬着头皮,信手拿着一个没有盖儿的粉笔盒,走进了这个四面通风的竹席棚子,站在讲台上,背靠着一块黑板,面对那十来个小学生,忐忑不安地望着这群孩子们,我的手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站在四面透风的教室里,给别人家的孩子们讲课。

  站在教室里,背对着那块黑板,面向那十来个小学生,我定了定神,张口就问:“同学们,你们想不想知道,大山以外的汽车和公路是啥样的?想不想知道,大城市里的车水马龙,是什么样的?”  那群孩子们忽闪着圆圆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我。

什么也没有说,但从他们的眼神上,我看到了一种特别的期望和渴求。   那是一种顽强的渴望,渴望着,期盼着,能走出大山,探索山外大千世界的眼神。

  我请一位坐在前面的学生,站起来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所见过的,最宽的道路有多宽?”  那个学生说:“不到一丈宽。 ”  我又问他:“你在哪里见过的?”  他回答道:“在罗坝公社的大街上。 ”  我示意让他坐下。

又要另一个学生回答我的问题。

  我问他:“罗坝街的河对面有什么?”  他回答我:“河上有渡船,对岸有盘山公路和汽车、卡车。

每次去罗坝赶场,我都要到青衣江边去看,站在江边边上,看那会对面的汽车。

”  我问他:“你坐过汽车吗?”  他的回答,的确令我很心酸:“没有坐过。 我父亲说,坐车要给车钱,这车钱很贵的。 等到坐车不要钱的时候,我们才能去坐一盘。 ”  我让他坐下。 又请另一个学生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你到青衣江对岸去玩儿过吗?”  这个学生身穿一身补吧盖着补吧的学生装,面对着我,忽闪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他大声回答我的答案。

却令我瞋目结舌:“我爹妈说过,过渡船要给钱,我们家里的钱不多,钱都要留着,要在队里称粮食的。

所以,你说的河对岸,我从来没过去过。 ”  我真的无语了,呆呆第伸出右手,在粉笔盒里掏出半截粉笔,转过身去,甩了甩手臂,在黑板上先画了个人字形,在人字形的下面填上一笔,变成个小山峰。

再画几个大小不一的山峰,山峰半山腰处用粉笔填上两条弧线,构成盘山公路,在公路上填上小小的几个长方体,再涂抹几笔,变成了盘山道上的卡车。 我在讲台上一边画着,一面给讲台下的十来个学生,断断续续地讲着。   他们拿着铅笔,在一张白纸上,模仿着我画的样子,认认真真地一边听,一边画着。

我从山涧里的石板路开始讲起,讲到他们的祖祖辈辈,在石板路上,偝着生产出来的粮食产品,扛着山里的成品木材,走几十里山路,到罗坝赶场,卖粮食和山货,换点油盐钱。 体验到祖辈和父辈,由于文化的缺失,挣钱养家糊口的不容易。

再从罗坝青衣江边的渡船,讲到河对岸的盘山公路和卡车,再从卡车讲到盘山公路上的交通工具,由交通工具讲到城市里的交通,再讲到城里的公共交通汽车和电车。

还有人行横道线和慢车道……  在课堂上我就这样,一边讲,一边用粉笔在黑板上,我随手勾画着。 这些学生从来没离开过大山,对外面的事物一无所知,我一边讲着一边想着下句话该真么说。 我深深第感觉到,因为没有备课,在课堂上,我讲的内容是乱七八糟,语句不通,语无伦次的。 既没有重点,又缺乏连贯性和逻辑推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想到哪里就说到那里,根本不成系统。

  说实话,在这堂课李,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说不清楚,我到底都给这些小学生讲了些什么。

但这些小学生却听得非常认真。 看着这十来个小学生,天真无暇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我。 屏住呼吸听我向他们讲述着大山以外那神奇的世界。 我的心灵上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这堂课,我不知道讲了多长的时间,中途没有下课休息,就是我一个人在教室里夸夸其谈。

这时候,只看见李老师走进教室,用右手在左手的腕上画了一个圈儿。

我马上反映过来。 该下课了。   我马上收住了话头。 大声宣布:“同学们,下课了。 ”说完,我向同学们弯下腰,行了一个鞠躬礼,转身离开教室。

  我刚走出那个四面透风的教室,就被那帮小学生从后面上来。 把我拦腰团团围住了。

一个个拉着我的衣角,小学生们都不愿意让我走。

非要我继续讲。

可是,我看看天色已晚。 再不走,天色一黑,就没法下山,电影就看不成了。

为看电影,我只好向小学生们说谎了。

答应他们,以后还会有机会,再给他们上课。   第二天,我们返回了工地。

只见汪乡长,在他那个办公兼库房的房间里,拿着一支圆珠笔,不停地写着大量的计算式。 他看见了我。 便走到房间门口,要我把工地上的木工都喊过来,在工棚里开会。 汪乡长要组织那些木匠,随着隧道不断地延伸,在隧道深处支护支撑木架。 确保施工人员的安全。

  工地上困难不少。 特别是物资奇缺。

进山的路经常被山洪冲毁,造成工地上缺粮缺爆破材料。

严重制约工程进度。

  请看下一节《隧道里的爆破声》。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