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我活下来了,整个冬天的伤口!!

我活下来了,整个冬天的伤口!!

  41、我活下来了,整个冬天的伤口!!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    一    春天不是很暖的时候,就看到声音的翅膀,来自一个沉默突起的芽蕾,整个冬天的伤口。

    整个冬天的伤口!!    阴沉的黑云压制着,压制一个沉默芽蕾突起的伤口。

黑势力这个词条耗散着冬日太阳的血光,流出最为恐怖的过去的贫瘠荒芜;冻僵的肢体裂开脱落,血色灌入过去大地荆棘疲倦的血池的最后一根声音宏亮的须根。

    过去的,过去的,黑云!    黑云么?    如今的黑势,黑夜鬼魅的历史记录,墓冢的枯骨阴气妖魂,烹食着冬日太阳的血,一把把冰冷的寒刀阐述着刀子的残暴学问。     二    泪水与哭声!!    在春天不是很暖的时候,不可见的虔诚的话开始了,如宏亮的须根伸出突起的芽蕾,喉部兜风最初的沉默部位。

    一片嫩绿的眼珠就是一个世界的声音,延续着鞭子一样的尖锐,搏击、抨击最沉的黑势的暴力摧残,结一片叶子,甚至一朵卑微的花。     这叶,这花!    伤口的勇气,可见。

可见可触的无数过去风霜沉默的活体,有胸部最冷北端的针叶林与南方热带闷热的森林。 冰雪是一根洁白的雪骨的灵魂,暴风雷雨是话语勇气的电闪,两界两端如一棵树的根须与叶花。

    我看到了声音的翅膀。

    象我,象我………..!    满天的惆怅,在时间与天空的沉积的过去的洁白飘絮上,寻叶寻花,安置在太阳的五颜六色飞翔的翅膀。     三    春天不是很暖的时候,我听到了春雷。     春雷,在瞳孔里对话。     用目光相互映照,用目光对话宇宙的光。 一个沉默突起的芽蕾,不可见的虔诚的话开始了。

    暴力黑势,至今牢牢地:    镶嵌一个老风车的贫瘠痛苦,鲜明着它们的阻尼,振动着它们的倒行。

我以根根条条的太阳光的纺织手指,如此,如此,桑叶何时才能锦纶晨曦的旖旎?    四    春天不是很暖的时候,我看到了春信。

    春的味道    春的味道呀!一只白鹤的仙风,祥和驱赶了夜的盐水的苦涩灼梦,有春的笔的信迸裂了极度的寒冰与天空那片黑云。

    春,鲜明了。

    整个冬天的伤口,说话了。 有一只黑色的巫术的暴力思想者,乌龟般地缩进头部,缓慢地倒退在岩石圈内。     腐朽的是不发芽的,黑色的纸是写不出信的。     五    整个冬天的伤口!!    我活下来了。 声音的翅膀振动着沉默突起的芽蕾,象无数的沉默的夜,夜风的序列我用大海的季风去改变,所有的期盼如信念回归到季风的涛声;太阳,太阳,阳气的果子,从光的口袋里触摸我的灵魂。     我活下来了。     整个冬天的伤口!!在春天不是很暖的时候,就看到声音的翅膀,我活下来了……..。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