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百零九章另有玄机

  小舅舅的罗盘也是外祖父留下的,他告诉我,这罗盘十分灵敏,找一具尸体并不难。   可结果,小舅舅拿着罗盘出了屋之后,这罗盘依旧指向萧敏,我让萧敏站的远一些,那罗盘又一个劲儿的转圈。

  看着不住转圈的罗盘,我一脸的狐疑,问小舅舅这是怎么回事儿。   “让她出这院门,她干扰到罗盘了。

”小舅舅盯着罗盘看了一会儿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示意那那萧敏有多远走多远,暂时不要靠近这宅院,一会儿等找到了我再唤她回来。   她听了连连点头,立马就出了院门,萧敏一走,那个罗盘瞬间就不再动弹了,重新变成了“指南针”只是指着方向而已。   小舅舅捧着这小罗盘在这院子里头走了一圈,可罗盘却再也没有动过。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望着罗盘。

  “这里应该没有什么遗体,若真是有,死者为阴,这罗盘不可能发现不了。 ”小舅舅说的很笃定。   “可是,那萧姑娘说了,她无法离这院子太远,所以,她的尸体一定就在此处。

”我说完,依旧是一个个房间仔细的找。

  这宅子已经年久失修,里头的东西也寥寥无几,就连普通的木柜之类的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藏什么尸体。   “安之,这里目之所及,也没有地方可以隐藏一具尸体的,而且,舅舅认为此处绝无尸体。

”小舅舅说着,将那罗盘给收了起来。   “没有尸体?”我凝眉,沉默了良久。   “此乃魏家祖传的罗盘,若真的是阴物,它便会迅速转动,如今这样,便是此处便绝无尸体。 ”小舅舅说着,又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应该是那姑娘弄错了。 ”  “可?”我蹙眉,视线在这屋里环顾了一圈之后,最后落到了院子里的那口井上。   脑子里还想到了屠妖馆的那口废井,难不成,这井里头,也另有玄机么?  想到这,我连忙快步走到了井边,借着这院子里灯笼的光束,便能隐约看到,这井中好似并无水,我又丢了两颗小石子下去,也确实如此。

  “舅舅,这有绳子么?”我问道。   小舅舅摇了摇头,然后仔细的想了想:“不过,这巷子外头,应该就有地方能买到。 ”  “那你去给我买一捆结实些的绳子回来。 ”我对小舅舅吩咐了一声。   “安之,你不会是想下去吧?”小舅舅也朝着井里看去,那最底下是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嗯。

”我点头。

  “我去买,不过一会儿我下去。 ”小舅舅说完,就立即出了院子,我则是朝着这深井看了一会儿之后,又转身进屋子里拿了煤油灯出来,蹲下身,将胳膊肘全部探入井中。   可依旧看不清,我索性直接将油灯朝着底下一丢,油灯迅速砸落到了井底,这一次我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井底下确实没有水,不过是积攒了厚厚的枯叶子。

  从我如今的角度来看,好似并无什么密道之类的。

  等到舅舅回来,我立即接过了他手中的绳子,让舅舅在上头拉着我,我下去一探究竟。   舅舅拗不过我,只能答应,小心翼翼的将那绳子在我的腰间缠了好几圈,他才放心,然后又将那罗盘挂到了我的脖颈上。   “小心,若是害怕,舅舅立刻把你拽上来。

”小舅舅叮嘱着。   “好。 ”我应了一声便转过身,抓着井壁,一点一点的往下退,小舅舅用力的拽着我,所以我每一步都极稳当。   当我的脚踩到那一堆枯叶上时,就抬起头冲着舅舅挥了挥,意思是我没事,捡起枯叶旁的油灯,我开始朝着井壁上照去,这井壁上有很多的裂纹,我的手抚摸过这些裂纹之后觉得并无异样。   “难道是我多心了?”我嘀咕了一句。   “簌簌簌,簌簌簌。 ”  正想着,突然就听到一阵奇怪低沉的声音响起,而这声音是从我的胸膛口传来,低头一看是小舅舅的罗盘。   于是,我拿起罗盘一看,赫然发现,罗盘在簌簌的转动了好几圈之后,居然指向了我正前方的位置。

  可是,这前头就是井壁而已啊?难道是有什么机关暗道?我想着,开始在这井壁上仔细的摸了起来。   这井壁冰冷湿滑,我摸了许久,也没有觉察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视线又转移到了脚下,蹲下身,将这脚下的枯树叶拨到一旁,结果便发现了一块隆起的方形石块。

  我用手轻轻的一按,顿时就传来了一声“嚯”的声响,我面前的井壁突然往上移动了一米多的高度。

  “怎么了安之?”下舅舅听到响动,焦急的问了一句。

  “舅舅,这有个暗道,我进去看看,您在上头等我。

”我说完,将绑在腰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提着油灯握着罗盘就朝着正前方漆黑的石道走去,这石道中有活气,所谓活气就是风,虽然很微弱,但是,这也证明里头应该不是一个密室才对。   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这条石道要比我想象中的短一些,走了不到二十步,就看到了一个向下的石头阶梯,我顺着阶梯往下走,赫然发现,这阶梯的尽头就是一个石室。   到了这石室门口,我手中的罗盘直指石室内。   我自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你石室的门前,举着油灯朝着里头照了照,我发现,那里头有一张床,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不过,这床还是布置过的,挂着紫粉色的帐幔,我看了一眼罗盘指针的方向,心中想着,那萧敏的遗体应该就在那帐幔之下,只是都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年头了,想必早就已经腐烂风化的就只剩下一副枯骨了。

  枯骨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我走到帐幔边,抬手一把将那幔帐给掀开了,结果当我看到那幔帐底下的东西时,吓的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哆嗦着往后一退,因为太过惊恐,没有站稳直接就跌坐到了地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