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百五十七章魂飞魄散

  她已经等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让萧清羽送她走,可如今萧清羽居然是这种态度,顿时崩溃了。   萧敏盯着萧清羽,连连摇头。

  “哥,你若是不答应送我走,那我就一直在这姑娘身上待着。 ”萧敏的态度也无比强硬,想必是因为忍受了这么多年已经忍无可忍了。

  “敏儿,你还没死,哥怎么忍心送你走?”萧清羽见萧敏如此固执,居然脱口而出,将萧敏还活着的事给说了出来。

  萧敏先是一怔,紧接着便一脸错愕的看着萧清羽。   “哥,你,你,你说什么?”她很是茫然:“不是,不是,你说的,我六年前病死了么?”  “总之,你没有死,所以?”萧清羽语塞,眼神也开始闪烁着不知道该看何处。

  他这个做哥哥的,应该是不忍心把真相告诉萧敏。

  “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六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吗?”柳榆生看着萧敏:“你还记得我么?还记得那场大火么?”  萧敏听到柳榆生的问话,立即朝着柳榆生看了过去。   只见她眯着眼,盯着柳榆生看了良久,紧接着就好似想起了什么。

  “火,好大的火!别过来,都别过来!”萧敏怒声吼道。

  柳榆生立在原地,并没有动弹,可萧敏却好像有些失控了,她冲着柳榆生大声的吼着,并且连连退后与柳榆生拉开了距离。

  “敏儿,别怕,哥哥在这。

”萧清羽本想过去拉住萧敏的手,可谁知道,他这一伸手萧敏更是疯了一般,扯着嗓子吼着:“别过来!”  说着,萧敏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似乎十分的痛苦。   “敏儿,别想了,别想了。

”萧清羽心疼的看着萧敏,不住的劝说着。   “六年前那个被大火吞噬的夜里,你应该什么都看到了,对么?”柳榆生俯着身,直视着萧敏那闪烁不定的眼睛。

  萧敏的双手死死的抓着头发,嘴里喃喃自语的重复道:“火,好大的火,好大的火。

”  “别再说了!”萧清羽冲着柳榆生怒吼了一声,阻止柳榆生继续说下去。

  而萧敏却突然身体一歪,昏厥了过去。   萧清羽吓的连忙将萧敏抱起,小舅舅也赶忙说,先将萧敏抱到屋里的床上躺一会儿。   萧清羽此时也无处可去,只能抱着萧敏进了小舅舅的卧房,将萧敏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之后,萧清羽掐了几次她的人中,良久萧敏醒来,又给她喂了一口水。

  萧敏喝过水之后不再失控,不再吵吵嚷嚷,不过眼神却变得有些空洞。

  “敏儿,你放心,以后哥会经常来看你的,你就安心,好好在这呆着。

”萧清羽说着,伸出手想要抚摸萧敏的额头,萧敏去侧过脸避开了。

  “敏儿,哥是舍不得你,不想失去你。

”萧清羽说的十分动情。

  不过,萧敏脸上的表情却不对劲儿了,她看着萧清羽露出了一副厌恶的神情。

  “别装了,我记起来了。

”萧敏说罢,挣扎着坐了起来。

  萧清羽震惊的瞪大了眼眸,盯着萧敏,嘴唇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六年前,那场大火,火势蔓延的极快,我去桃笙小姐的屋里想要救她,是这个人把我从那火海中拉出来的。 ”萧敏抬起手,指向了柳榆生。   柳榆生站在一侧,微微点头。   萧敏说,她被柳榆生从火海之中救出之后,就被人拉到了离火源最远的地方。   那一晚,火光冲天,扈桃笙烧的尸骨无存,而扈云萝则是面目全非,没过多久,萧清羽就把她带到了扈洪天的面前。   有人给她仔细的量了身,后来,她被人活生生的剥了皮。

  “那锋利的剔骨钢刀将我的皮肤一寸寸的割开,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萧敏说到这里,两行泪水夺眶而出。

  “敏儿!”萧清羽心疼的要给萧敏拭泪,萧敏非但不领情,反而激动的将萧清羽的手,一把推开。

  “别再这么叫我!你帮着那些人按着我,看着他们扒我的皮,我苦苦哀求,可你都没有想过要救我,如今,你居然还口口声声喊我敏儿?口口声声说你疼爱我?”萧敏崩溃的怒吼着。   “不是的,我有苦衷,师父说,那夜的事,你都看到了,不能让你继续活下去,若是肯献出皮囊,那么他便答应,留你一线生机,我那么做正是为了救你!”萧清羽说着眼眶通红,痛苦不已。   “那夜的事?那夜的什么事?”萧敏的眼神有些茫然。

  “桃笙屋里的事,你都看到了,所以?”萧清羽的话还未说完,萧敏立即就打断了。   “我到桃笙屋里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了,我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到。

”萧敏说的十分笃定。

  “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萧清羽一怔,通红的眸子瞪的滚圆。   “扈洪天为了救扈云萝胡说八道说的话,你无条件的选择相信,你可曾问过我,那夜究竟看到过什么?你信过我么?”萧敏咆哮着质问道。   萧清羽望着萧敏,半张着嘴,已经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最爱的人只是你自己而已,我不会继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萧敏说罢,猛的翻身下了床。

  “敏儿,你要做什么?你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萧清羽紧紧抱着萧敏。

  萧敏满脸是泪的摇了摇头,紧接着香草的肉身就在萧清羽的怀中一倒,一团白色的烟雾则朝着门外飞快的冲了出去。   萧清羽立即松开香草,大喊着“敏儿”追了出去,我看到那团白气入了那枯井,萧清羽也跳了下去。   我紧随其后,不过这枯井还是挺深的,下来时没有落稳摔了一跤,可也顾不上疼,就朝着那暗道里跑去。   等我跑进石室的时候,看到的是萧清羽跌跪在地上,那床上的帘子被撩开,“血尸”的周围,一团白气消散在昏暗的石室内。

  想必是萧敏,看到了自己的肉身,便吓的魂飞魄散了,就算是寻常女子,对容貌也是极为看重的,更何况她曾经是那般的美貌动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