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六百四十六章 悲火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第六百四十六章 悲火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叶苍退回客厅对谢玉儿说道“帮我搞桶液态氮,我洗澡的时候想要做个小试验。

”“我知道了。 ”谢玉儿叹了口气,早点满足这个魔头让他快走才是正道,浴室坏了就坏了,不一会儿就从科教楼那边拉来封好的液态氮。 “等下你别进来,这个实验很危险,这里没有开玩笑,很危险。

。 ”叶苍认真的强调了一番,然后拉着液态氮的桶进入浴室锁好门,褪去衣服,看着全身镜中胸口悬挂的戒指微微一笑,伸手拔出两罐试剂,将混乱碎片放入曼陀给的罐子,弹出罐子针头,瞬间扎入心脏一口气注射进去,顿时叶苍的表情变得非常狰狞,全身血管青筋直冒,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响起。

叶苍将液态氮的桶盖打开跳了进去,淹没整个身躯和头顶,绝对低温导致叶苍的表情和全身瞬间凝固,有的只是咚咚咚的心跳声,身体的和血管在如此低温下被其变成了良好的试管和保护试剂不被温度干扰的容器,心脏如同转换器与血液不断的融合产生反应,再通过‘试管’布满整个‘容器’,不过期间叶苍受到的折磨与痛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浴室的寒气四溢,谢玉儿看着浴室门那白雾,即便是关上门的,这整个屋子比冰窖都冷,打了个哆嗦好奇的走向浴室一步,想起叶苍的叮嘱又退了回去然后搬了个板凳离开屋子在家门口把风。

叶苍意识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液态氮的冷冻以及混乱碎片中那比液态氮更加冷冽的能量,叶苍感觉自己仿佛连思维与灵魂都快要凝结成固体了一般,那种不单单是来自痛楚,思绪被无尽冰雪深渊覆盖,雪夜中他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在一家餐厅外看着有钱人一家用餐,自己抖着身子退回在角落划着火材,看着火光中的幻象,仿佛在等待着那永远等不到的温暖,火材一根根的从手中滑落,大雪与深渊掩埋了她与她的火材,叶苍看着小女孩眼中那温暖的幻象仿佛看到了那个寒雨夜的那对姐弟,忍着痛楚和冰封的麻木将其抱入怀里,坐在餐厅玻璃窗外的屋檐下,背对着那温暖的有钱人家。 小女孩儿缓缓睁开眼缝,仿佛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对着叶苍露出微笑“好暖和,哥哥,我看到了妈妈,这包火材还有一些,你快拿去取取暖吧”叶苍的眼睛流出冰珠,滴滴答答的落在了玻璃窗的青石台上,紧紧握住小女孩儿那包小女孩儿塞入手心的火材,舌头没有任何感觉说不出话,只能看着那张带着微笑即将逝去的小脸,再次感受那种无力的痛楚让叶苍近乎疯狂。 “妈妈,我来了```”小女孩儿轻轻捏着叶苍的手悄然滑落,叶苍脑海瞬间看到了奶奶离开自己的时候,那种痛楚,绝望和悲伤。 “奶奶,我害怕!不要丢下我!!”“苍儿!不许哭!挺起胸膛!不要害怕!!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你总有一天是要撑起一片天的!奶奶虽然看不到那一天,但我知道是你话,你肯定会让我就算在什么天堂地狱什么鬼的也会欣慰笑醒的,哈哈,又不虔诚了,罪过罪过,哈哈```咳咳。 ”“苍儿,奶奶是真的要走了```”雨夜的坠楼身影以及那封遗书,破碎的悲伤画面交织让其发出了骇人的呼喊“啊!!!”视野明朗起来,叶苍惊骇的看着温度回转的浴室,惊醒间发现全身透着冷汗,液态氮的温度早已被自己的温度抵消消失殆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伸出另一只手眉头一挑,骇然看着手中的火材盒,火材盒瞬间自燃起来化作一股湛蓝的火星没入叶苍身体。 叶苍没有感觉到没有任何不适,有的只是一种希望抓不住的失落和悲伤,缓缓闭目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第九条链子断开了,不只,星海(精神领域的具象图)的一端燃起了湛蓝的火焰,能感受到的是,这火与正常的火不同,它是冷的,而且冷的让人灵魂颤抖,甚至其中带着情感力量,冷冽而又悲伤。 叶苍左手一捏,一团幽蓝冷冽的火焰跳动在手心,火焰中叶苍仿佛看到了小女孩儿最后道别自己的微笑,低下头,右手捏的紧紧,咬着牙,看着全身镜寒声道“我不会再让他们流逝在怀里了,绝不````”叶苍打开质量颇好的喷头开始正式洗澡,回到客厅扫了一圈,小谢呢?来到门口看着靠着椅子睡着的谢玉儿,微微一笑,将其抱起来到床边想了想,放在地板上喃喃道“说好的我睡床,她睡地板,做人要说到做到,言而有信,奶奶我一直没有辜负你的对我期望。

”叶苍为其盖上被子,倒在床下休息,同时继续探查自己的身体变化,以及第九道枷锁断裂后可能会出现的能力和宝物,虽然现在还没有达到可以观察的状态,但叶苍很好奇第九道枷锁后面到底是什么?翌日。 谢玉儿被一股恶臭惊醒“生化袭击!备战!!!”叶苍端着自制的早餐巧克力辣酱豆腐乳粥放在谢玉儿的面前微笑道“吃吧,在你这里住了一晚,怎么也要回报一下,这是我为你做的营养早餐。 ”“我可以不吃吗?”“你猜?”“可以?”“再猜”“``````````”吃过早餐在厕所吐的死去活来的谢玉儿,想到自己当时看到他和林乐初来皇城,怎么tm就嘴贱去接待了,这下好了,打也打不过,这家伙又是个暴强的变`态。

“昨晚实验很成功”叶苍靠在阳台看着捂住嘴巴从厕所初来的谢玉儿,说道这里颇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算是成功吧”“你想加入开锁门,打开束缚你的枷锁吗?”开锁门?这尼玛什么鬼名字,你是什么非法组织的头目吗?浓浓的偷拐骗味道“开锁门是```”“我创立的门派!”叶苍傲然喝道“好了,既然你加入了开锁门```”谢玉儿嘴巴张得大大的,我这就加入了!?你都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捂住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网_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tj92.com All Rights Reserved.